Py学习  »  aigc

对话侯晓楠:IP 是阅文的超能力,用 AIGC 再创一次业

晚点LatePost • 1 周前 • 14 次点击  

50 个问题,关于阅文的一切。

文丨高洪浩

上任 4 个月,侯晓楠发现自己的时间不够用了。


8 月 11 日,这位阅文的 CEO 带着游戏策划团队来到浙江横店,为的是和《大奉打更人》的影视剧组探讨如何同步开发这个 IP。在炎热的外景拍摄地,他们摆了几张桌子就开始了长时间的会议。


在过去,类似的事情 “拉一个微信群让双方对接一下就行了。” 侯晓楠说。但现在,他坚持自己带队打烊,“阅文过去的问题在于,很多想法很好,但都没有落实到位”。


侯晓楠是腾讯的第一届校招生、第一批内部培养起来的高管,也被认为是最成功的内部 “连续创业者” 之一。2009 年,他做出了火爆的 “偷菜” 游戏,把 QQ 空间打造成了中国当时最大的线上社区,第二年他转身去参与搭建腾讯开放平台,搞众创空间、发布 “双百计划” 扶持创业公司、成立青腾做创投培训。后来的腾讯云、腾讯广告都来自于腾讯开放平台。


接触过侯晓楠的人评价他,是个能长期把个人 ego 降到最低的人,尤其擅长打破部门间的隔阂,理清利益关系。这是他能持续在大公司内部成功开拓新业务的原因。


在腾讯流传的一个故事是,负责 “双百计划” 时,他曾深夜冒着大暴雨去见映客创始人奉佑生争取入股。当时,腾讯已是全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后来侯晓楠第一个在腾讯发现并投资了拼多多,但很快他又把项目转交给了集团投资部,“这些事不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只是认为,应该找最合适的方式把项目推下去”。


愿意放手的核心在于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 如果你的能力低于现在职位,肯定就会很担心失去这一切。” 侯晓楠说。


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 CEO,侯晓楠的挑战已远不止如此了。


腾讯很早便在内容领域进行了广泛的布局,按照它的构想,一个 IP 被开发成游戏、影视、动画、文学等多种内容形态后,商业价值也将因此得到无限放大。但最近几年,人们逐渐发现,当内容消费从电视机、电影院走入手机后,赚钱的不再是做内容的人,而是流通环节——手机 App。无论是 Facebook、Netflix 还是抖音、bilibili,这些平台获得的收入要远超那些为它们提供内容的人。


侯晓楠需要回答的是,一个 20 年历史的公司和产品,如何创造新增长。上任 1 个月,他打破承袭已久的业务架构,开启了阅文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组织升级;第 2 个月,又发布网文行业首个大模型阅文妙笔;他还调整业务结构和阅读战线,重新审视阅文的核心竞争力。调结构、做变革、抓 AI,成为侯晓楠上任以来最重要的三件事情。


7 月,侯晓楠带着管理团队在青城山四天三夜,讨论出阅文要打的五场仗。“每一场仗都非常落地。”“落地” 是他口中的高频词。而谈及 AI,他显得很兴奋。“这是阅文,甚至整个产业都从没有面对过的新机会。”

“过去的成功更像是撒了把种子到地里,哪个长起来了算哪个。”

《晚点 LatePost》:你来阅文三年,观察到它过去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侯晓楠:过去在很多大策略上,还没想清楚就开始做了,或者说干脆不愿意去想。战术上的勤奋无法弥补战略上的懒惰。


《晚点 LatePost》:具体来说呢?


侯晓楠:比如我们很多书一写完就匆忙把 IP 授权出去了,结果就是开发了很多 IP,但形象完全不统一,漫画给了一套形象,动画给了一套形象,真人影视按真人影视的思路去拍了,最后虽然有的 IP 感觉是挺好的,但不像好莱坞或日本的 IP,可以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持久生命力和商业价值。


《晚点 LatePost》:《斗罗大陆》《斗破苍穹》《庆余年》算是成功的吗?


侯晓楠:我觉得蛮成功的,但我们过去的成功没有总结出方法论,更像是撒了把种子到地里,哪个长起来了算哪个,不是用通用的方法论做出来的。


《晚点 LatePost》:但你们很早就开始说要用整体规划的形式开发 IP?


侯晓楠:没有落实到位,包括组织也没有理顺。比如以前平台和内容分成两条线,两个副总裁去管,团队会有甩锅的现象。我很了解具体做事的人的心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的 KPI,做内容的人会觉得 IP 衍生品不关他的事,做平台的人也不会去想这书后续变成电影还是电视剧更合适,如果不把组织能力和架构调顺,大家不会站在老板的角度去想问题。


《晚点 LatePost》:你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侯晓楠:我上任 CEO 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组织架构,把内容和平台两个部门融合在一起,要求它们共担 IP 开发的责任。以前是一本书出完后才开始做衍生,现在我们要把这些工作前置,在一本书连载的时候就同步开始做漫画、动画。


再举个例子,我还在试图把新丽(新丽传媒,阅文旗下的独立影视公司)和阅文融合成一家公司,类似我们的一个事业部,比如现在都在用同一套企业微信。阅文的影视板块也交给了新丽的曹总(曹华益)来整体负责。


另外我选了俩副总裁亲自下场,我说你们俩除了继续做主业以外,还要分别成为一个 IP 的 owner(主控人),对它的开发全过程负责,动画播不好是你的问题,游戏开发不好也是你的问题,电影做不好还是你的问题。


《晚点 LatePost》:Owner 要怎么选,你怎么确定他们的内容和个人审美能力?


侯晓楠:我找的是我们总编辑和产品研发副总裁,一开始必须得是这种级别的人亲自下场才行,他们不仅对这两个 IP 非常了解,在行业也有很深的积累,还可以调动各个部门的人。


《晚点 LatePost》:如何让他们在本职工作以外,还有动力做这个事情呢?


侯晓楠:一方面是绩效和奖励,但另外一方面更多是给这些同事的一个机会。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让你有一个机会去主导一个 IP 的全产业链开发,你可以通过这个 IP 了解到影视怎么做、动画怎么做、游戏怎么做、衍生品怎么做,可以对全产业链非常了解。


《晚点 LatePost》:你们定的哪两个 IP?


侯晓楠:一个是《全职高手》,这个是老 IP,动画做了一季表现挺好,后面质量开始往下掉,我们在考虑怎么把它拉回来。另一个《诡秘之主》是新 IP,之所以选它是因为这是个融合了西方时代背景的故事,国内外的粉丝都非常多,未来有走向全球化的机会,甚至在游戏上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原神》。我们想看看一个老 IP、一个新 IP 有什么不一样的方法论。


《晚点 LatePost》:日本企业有很多成功的 IP 开发案例,你从它们身上学习到什么?


侯晓楠:他们比较早就创立了 IP 委员会机制,把跟 IP 相关的制作方都拉在一起,所有大决策由委员会集体决策,包括如何统一 IP 形象、交给谁去做商业化,最终把蛋糕做大后,再一起来分利润。日本企业的治理方式相对严谨和规矩,比较适合用这种模式。


我们现在也在尝试,甚至未来不排除会基于某个 IP 专门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与外部的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开发。国内目前还没有标杆,我们想把它做出来。


《晚点 LatePost》:类似的委员会阅文应该在几年前就成立了吧,为什么到现在还在说 “尝试”?


侯晓楠:组织能力还是有一个逐步建设的过程,以前的委员会更偏虚拟组织,现在是真正要落地干活儿的执行组织。


《晚点 LatePost》:现在你对 IP 开发的理解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侯晓楠:一定要有 IP 策略,基础是每个 IP 要有稳定且有辨识度的统一形象,然后在不同的阶段也要用不同的方式来开发它,比如什么时候做动画、什么时候做游戏,做真人影视是加分还是减分,像《诡秘之主》这样的西方题材内容有没有可能和 Netflix、HBO 合作变成全球剧集等等。


《晚点 LatePost》:这些道理已经被说了好多年了?


侯晓楠:真的要落得很实。阅文以前还有个问题在于很多想法很好,但都没有落实到位。


《晚点 LatePost》:怎么保证你现在当 CEO 以后就可以落实这个事情?


侯晓楠:必须得我亲自抓,亲自打样。


前阵子我带《大奉打更人》的游戏策划团队去横店,跟影视的团队做对齐。大热天的我们在横店外景摆了几张破桌子做会议室,游戏团队先演示游戏做到了什么程度,影视团队把他们要拍的美术素材也拿出来了,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都是核心机密怎么可能给外人看呢。像这种事我必须冲在一线处理,而不是说在微信简单拉个群,或者说让谁去找谁对接一下。


《晚点 LatePost》:为什么国内没办法像美国、日本那样用高举高打的投入方式做内容,好像国内的影视水平就在那儿了?


侯晓楠:不是全球 IP 的话基本赚不回钱,加上没有好的商业模式支撑,国内的动画公司基本都是亏钱的。我们现在在研究影游联动,比如有个项目是跟一家既有游戏业务又有动画业务的公司合作,只要它觉得游戏未来能赚到钱,在动画上肯定就愿意去做大投入,这是比较合理的模式。


《晚点 LatePost》:IP 业务是一个延迟反馈很严重的事情,怎么在这样一个长期后验的事情中时刻校准自己判断力,确定自己是对的,而不是撞上冰山才知道自己错了?


侯晓楠:不能完全保证,它需要我们对选题有比较早的预判,起码要把过去踩过的一些坑避开,同时预判还有没有别的坑。另外我们现在的每一个决策和动作都得尽量做到不敢说 100 分,至少要 80 分以上,这样三年后的结果才有可能不会变得天差地别。

现在的竞争,就像齐白石说画画,“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晚点 LatePost》:现在还能增长的互联网产品已经不剩几个了,你怎么看阅文的增长?


侯晓楠:以前我们做产品第一看 DAU(日活跃用户),现在得更看重 DAU 的质量,这里面包括用户的阅读时长、DPU(付费用户数)、连续活跃的 MAU(月活跃用户)。比如一个月来一趟是一个 MAU,一个月来十五趟也是一个 MAU,但明显后者的质量更高。


说老实话,阅文现在还是付费阅读为主,免费阅读为辅。在免费阅读上,我们依然倾向于用比较节能的方式,跟外部的浏览器合作,在市场上维持一定的份额就够了。阅文的基因核心是内容,这点跟番茄有非常大的不一样。


《晚点 LatePost》:你们为什么从去年开始停掉和许多外部渠道的分发合作?


侯晓楠:因为真正对平台增长有比较大帮助的还是独占的内容。我们认为特别是头部作者的书在连载期还是得放到起点读书上独家分发,当它完本以后再拿去全网发,这时候虽然它对我们商业收入的提升不是特别大,但对 IP 的影响力和破圈有很大帮助。


《晚点 LatePost》:以前合作的原因是什么?


侯晓楠:授权可以给我们带来不错的收入,但现在我们还是想先强化自己平台的价值。


《晚点 LatePost》:这些授权收入的损失要如何抵消呢?


侯晓楠:这两年确实在阵痛期,长期看靠起点读书自己的增长是可以弥补回来的。我们一定要让起点读书、QQ 阅读靠这些优质内容在市场中获得差异化竞争力,否则如果一本书在哪都能看,这对平台的影响会更大。


《晚点 LatePost》:但我看到阅文付费用户平均每月的付费价格是在下跌的?


侯晓楠:这就是我们逐渐调整与第三方渠道合作策略、调整用户结构后的结果。我们现在开始要逐步降低对它们在商业上的依赖,更聚焦阅文的核心用户。


如果只看阅文自己的平台,起点读书单个用户的付费在二季度涨了接近 20%,这个还是非常不错的。


《晚点 LatePost》:看到番茄小说那么高的 DAU 你不焦虑吗?


侯晓楠:一开始我确实有增长焦虑,尤其是在免费阅读的冲击下,当你看到另外一个阅读产品从零快速长到一个比你大很多的位置上,也会有些动摇,是不是我们这种模式有问题?


但我后来想通了,每个平台还是要有自己的特色,现在的竞争,就像齐白石说画画,“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他画虾,你学会他的笔法后画别的,是有可能就成为另外一个画家的,但你也画虾,肯定就 “死” 了。


《晚点 LatePost》:你是从什么时候想通这点的?


侯晓楠:这几年看下来以后,我会发现免费内容很难长出 IP,而且虽然竞品增长很多,我们自己也在增长,这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整个市场还是非常大的,并不是所有用户都是觉得免费就是好,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花时间花钱去看好内容的。


我相信互联网内容之大,如同足球世界一样,容得下不同的风格特色。巴西队打短传渗透的,就坚持技术流派,虽然个别场合可能会输球,但是长线是稳定的,不可能让巴西队去跟英格兰拼身体对抗。你一定要想出自己的核心点是什么。


《晚点 LatePost》:有什么是番茄能做的,阅文做不了的?有什么是只有阅文能做的?


侯晓楠:外界听上去阅文和番茄都是做小说的,但本质是很不一样的,各自天生的禀赋也不一样。武侠来讲是一个剑宗一个气宗。番茄是围绕抖音的流量生长的,重数据导向,这批作者写扑了也没事,立刻换一批推荐,也做得挺好。这种增长是我们没法去复制或借鉴的。


我们是重内容。一个作者开书前要跟编辑讨论选题、大纲,包括他以前擅长写什么,这次要写什么,甚至我们很多的作者的开头是跟编辑磨过十几稿的,想清楚才会开书。要保的是精品率。在 “好内容” 的增速上面,我们是要下功夫的。


《晚点 LatePost》:怎么说服腾讯总办和投资人也相信你,毕竟 “好故事” 是一个挺虚的标尺?


侯晓楠:还是得有数据,你看我们现在依然在增长。而且现在腾讯的管理层也不是唯 DAU 论了,因为想做 DAU 还是挺容易的,花钱买量就行了,但那又如何呢?还是要根据自己的基因和核心竞争力去制定战略,不能盲目跟随,还得要扬长避短。


《晚点 LatePost》:你是否担心阅文会平庸下去,不会死但也不会有漂亮的向上曲线了。


侯晓楠:爆发式增长比较难。但 AIGC 给阅文真正带来了一个厚积薄发的机会。今年阅文是站在一个新的机会点上,IP 版图有大量可做的空间。在多模态大平台上,我们希望实现 IP 从文字到有声、动漫甚至衍生的一体化开发。这是阅文,甚至整个产业都从没有面对过的新机会,不是拼内卷,而是做大蛋糕。我们正在加快跑。 

对腾讯来讲,内容这个行业确实不怎么赚钱,但依然很重要

《晚点 LatePost》:你在阅文要负责的事情和你以前在腾讯做的事情还挺不一样的?


侯晓楠:我是很爱内容的,喜欢好内容是人的共性。我在 QQ 音乐上认证了腾讯音乐人,自己写歌词搞创作,拿过腾讯中干里的人气歌王。前阵子我们和开心麻花的老板聊合作,他就很感动,因为他发现麻花所有的剧我都看过。


《晚点 LatePost》:有人说阅文被腾讯收购 7 年,但并没有给腾讯带来太大的价值?


侯晓楠:我还是希望可以挖掘出更多价值的,包括更紧密地通过跟腾讯视频、腾讯游戏的合作,打造国民级甚至世界级的 IP。现在腾讯动漫也是我在分管。


《晚点 LatePost》:阅文对于腾讯的价值应该怎么衡量呢,用户量、收入还是影响力?


侯晓楠:阅文的核心价值是内容生产力加上全量 IP 价值。一是内容生产力,阅文平台是重要的作家孵化阵地,能够源源不断地创造出好故事,内容规模和精品效率很重要。二是全量的 IP 价值。宝可梦的 IP 收入早已超过千亿美元,这个大家都知道。而且 IP 不光是影漫游,衍生和零售这种,都有很大机会,我们过去挖掘不足,比如过去衍生是在产业链的最后一环,有很强的滞后性。我们现在强调多模态大平台,就是为了更好地前置孵化、整合开发。


我们要问自己,能不能孵化出更多 100 亿价值的 IP?现在看《全职高手》有机会,《诡秘之主》有机会,《大奉打更人》可能也有机会。


《晚点 LatePost》:爱奇艺没有阅文依然做出了很多好内容?


侯晓楠:世界上没有唯一的成功路径,不能说有没有阅文是好内容的唯一条件。但我记得,去年爱优腾的热度 TOP10 里,有近 50% 的电视剧改编自网文 IP。新上线的近百部国产动画番剧里,也有半数改编自网文 IP。对视频平台,对影视动漫来说,IP 肯定是有价值的东西。


另外,我们的新丽也一直在尝试做 IP 系列剧集。《庆余年》《雪中悍刀行》《赘婿》《大奉打更人》都是系列化开发。有了 IP,再加上好的工业化能力和方法论,生产确定性会更强。


《晚点 LatePost》:内容产业对腾讯的价值来说是什么,最近几年多数互联网公司都开始退出这个行业了?


侯晓楠:我自己的理解,对腾讯来讲这个行业确实不怎么赚钱,但依然很重要。“好故事” 能够跟腾讯很多业务去做连接,支持它们的发展,比如我们看到腾讯游戏很强,但它现在也在向叙事类游戏上转型。另外,做出好内容对腾讯整个品牌会有很大的支持。


互联网在过去几年高速增长的时候,只要掌握渠道就能圈到很多用户,很多生意的核心逻辑都是因为你有平台。但这几年我越来越发现,内容开始为王了,你看《原神》就可以不跟应用商城合作,爱奇艺、腾讯也都必须得拿大 IP 的作品,否则根本撑不住流量。另外内容的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


《晚点 LatePost》:腾讯总办对阅文的期待是什么?


侯晓楠:把作家生态做好,成为一个能够长期孵化好故事的阵地,另外跟腾讯的各条线可以有更好的联动。


《晚点 LatePost》:联动有更具体的指向吗,比如规定腾讯视频每年要有多少部剧是来自阅文的?


侯晓楠:那没有。


《晚点 LatePost》:怎么衡量跟内部有联动呢?


侯晓楠:这个从一些案例可以看出来,包括老板也能感受到。动漫这块我们和腾讯视频有大量合作,新丽的重点剧也和腾讯视频有很多合作,但都没有特定的数量要求。另外我们也会跟腾讯视频一起讨论 IP 委员会的机制,这些跟以前比都是很大的变化。


《晚点 LatePost》:这么看你们现在和腾讯视频的关系好像比过去近了一些?


侯晓楠:他们现在加入到了阅文的 IP 委员会里,我会亲自和腾讯视频的领导一起讨论委员会的运转和决策机制该怎么定,合作伙伴怎么选,一起按月度制定执行计划;在重点 IP 上也有很多合作。比如《诡秘之主》动画的合作刚开始,未来整个 “诡秘宇宙” 的 IP 矩阵,我们都会联合开发。


《晚点 LatePost》:我看到你们把《诡秘之主》的 IP 给了快手做游戏?


侯晓楠:那个时候主要还是从收入的角度来做这件事的,是比较单一的 IP 形象授权。我们现在在和腾讯游戏谈,希望可以一起做出个全球性 IP。


《晚点 LatePost》:进展到哪一步了?


侯晓楠:还比较早期,我们也需要做一些说服工作。大家位子不同想法肯定不完全一样,站在腾讯游戏的角度,团队肯定更希望做自己的原创 IP。


《晚点 LatePost》:大家都希望把 IP 的控制权握在自己手上,这还怎么合作?


侯晓楠:确实如果你的权利过大,合作伙伴的动力肯定就会小了,所以我们会 case by case 来谈。我自己是觉得阅文应该更开放一些,最重要是让对方感觉到这不是一个甲乙双方的合作,而是共创。


《晚点 LatePost》:如果腾讯系的所有分发渠道都被切断了,阅文还能不能活下来并且活得很好?


侯晓楠:我们去年跟微信读书的合作就进行了一些调整,结果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相反现在的关系可能还更健康一些了。


举个例子,我们自己的书在全网各平台的售卖价格按理说应该要保持一致,但实际情况是,其它平台经常会推出一些不可控的补贴政策,这就会影响我们平台的价格体系和作家收入,类似经销商串货。所以现在我们达成了新的共识,微信读书更多提供出版书,网络文学这块我们就优先在放在起点读书上。

还是要靠打仗才能出人才

《晚点 LatePost》:你是腾讯的第一批应届毕业生,到腾讯后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侯晓楠:挺像大学校园的,年轻,也比较开放和平等。我记得刚去时,我们这些毕业生都不太敢表达自己的观点。当时的领导就安排我们去半年会现场,听核心的管理层汇报,也非常鼓励我们参与讨论。


《晚点 LatePost》:从腾讯成长起来的管理者,身上有什么共同的特质?


侯晓楠:比较务实、低调,有自己的想法,但大部分也不是 “一言堂”,能跟团队讨论,换位思考。


《晚点 LatePost》:他们的局限性是什么?


侯晓楠:不太会讲特别大的故事,腾讯这么多年也没有讲过特别大的故事。


《晚点 LatePost》:腾讯喜欢什么样的管理者?


侯晓楠:还是务实、低调,腾讯是比较看战功和口碑的,学习能力也很重要。互联网 20 年经历了从 PC 到移动的迭代,涌现了层出不穷的产品、技术、商业模式。要带好团队,管理者得快速了解市场和用户,要与时俱进。能持续学习的管理者,才是腾讯看重的。年龄不是关键,跟得上时代才是关键。


《晚点 LatePost》:作为腾讯第一批培养起来的管理者,你对管理的理解是什么?


侯晓楠:我一开始完全不知道怎么去管理,很忐忑。后来我的领导跟我说得很实在,他说你没当过领导但当过员工,应该知道什么是好的领导,什么是不好的领导,你就尽量做自己心目中那个 “好领导” 就行了。


《晚点 LatePost》:同期跟你一起进腾讯的,很多都选择在某一个产品上面做很久?


侯晓楠:我喜欢年轻的感觉,一直是希望自己能比较综合。我很兴奋能经常学点新东西,就像最开始在腾讯的经历。团队有活力,我觉得还是挺重要的。


《晚点 LatePost》:怎么去找公司内部的创业机会?


侯晓楠:就是看有没有一些自己团队擅长做,公司又没人做的事情,包括像双百、青腾、应用宝这样一些机会,自己去跟老板申请,自己去研究。


《晚点 LatePost》:这种跟创业不太一样,会不会没有背水一战的心态?


侯晓楠:确实可能到不了背水一战。但内部创业有其独特的的乐趣和成就感,值得不断尝试。比如在资源方面,有很多 1+1 大于 2 的机会,有很多成长和帮助。比如做开放平台时,有机会以宏观视角去看行业和公司。如果你只是在某一个领域创业,挺微观的,基本上就只能深入这个行业去看事情。在一个平台上,能够更宏观地看不同的赛道、不同的商业模式、不同的机会。


《晚点 LatePost》:现在每家公司都在降本增效,这种动荡的环境如何让大家安心做事情,尤其是内容行业?


侯晓楠:我们去年做编辑部的改革,小微编辑如果挖掘到好的作品、作者会直接影响个人的奖金和晋升;新丽如果有爆款,制片人也会有更好的激励。以前大家的激励还是比较固定,现在更加市场化了,这挺重要的。


《晚点 LatePost》:腾讯这几年一直被诟病很久没有良将跑出来了?


侯晓楠:内部正在推行一些扁平化的措施。再一个确实是大环境导致机会变少了,我觉得还是要靠打仗才能出人才。 


《晚点 LatePost》:没仗打公司要怎么保证它的战斗力,年轻人怎么出来?


侯晓楠:还是得主动创造机会。阅文能做的事儿还是挺多的。我们前阵子去青城山开了三天的会,定了五场必须打赢的仗,让我们比较有冲劲的同事来担当将领,希望能够以战代练把一些人才挖掘出来。我的 “战旗” 都授给他们了,专门做的实体旗。


《晚点 LatePost》:哪五场仗?


侯晓楠:AIGC 的技术攻坚、多模态业务开拓、打造主站的粉丝阵地、升级衍生品业务、提升头部原创内容的确定性。


我当年为什么能够有机会跑出来,就是因为当时好多活没儿人干,所以有机会可以挑大梁,当你遇到压力后可能就锻炼出来了。现在各个大公司大厂很多年轻人就是当螺丝钉,来了以后就搬砖,那怎么成长?


《晚点 LatePost》:为什么选择这五个点?


侯晓楠:我们内部经常用修仙来举例。有两场仗是用来 “筑基” 的,内容和技术,这是阅文最关注的,也是阅文的发展根基。内容是如何持续出精品,技术主要就是 AIGC 这棵新技能树。


另外三场仗是 “结丹”,有三个方向,一是把我们的平台升级成包含文字、音频、漫画、衍生等多模态的大平台。二是打造粉丝阵地,希望能做到 “一书一世界”,让粉丝体验能更有互动感和情感连接,三就是推动 IP 上下游的一体化开发,尤其是提升衍生品的能力。衍生品未来也会成为大平台的重要板块,卡牌也好、玩具也好,有非常多商业想象空间。


《晚点 LatePost》:阅文在 AI 方面走到哪一步了?


侯晓楠:AI 对阅文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次变革机会。现在整个行业还是很初期的阶段,我们还是希望 AIGC 可以非常扎实地落到我们的业务场景里,而不只是发布一款大模型。目前我们在作家创作、IP 开发和角色交互、网文出海等领域,已经开启内测或内部效率上的应用。比如作家可以用作家助手辅助创作,用户可以和 IP 角色对话等等,包括漫画有声等开发环节都在测试中,已经看到了非常不错的效果。我们希望用 AIGC 在阅文各环节多应用,多革新,再创一次业。


《晚点 LatePost》:现在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侯晓楠:时间不够用,每天都有大量问题需要讨论清楚。你不提前想清楚,后边哗哗把种子撒出去,再想收回来重新弄就很难了。


《晚点 LatePost》:当前你最关注的三件事情是什么?


侯晓楠:最近看的比较多的三件事,一是理清战略,做组织升级,包括平台和内容的融合。第二还是积累 IP 方法论,打好样,这对阅文来讲是长期能力也是长期资产。第三是对 AI 的全面拥抱和场景落地。

·  FIN  ·

Python社区是高质量的Python/Django开发社区
本文地址:http://www.python88.com/topic/161874
 
14 次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