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中国社区  »  区块链

时代的机会,区块链能否带来新一轮的阶层跃迁?

支点精选 • 1 月前 • 19 次点击  



八爪鱼的第 25 篇深度好文
4581 字 | 8
 图 | 12 分钟阅读时间



2018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特殊的时间节点。

1978-2018,改革开放40年,

1998-2018,互联网20年,

2008-2018,区块链10年,

政治、经济、科技在这个时间节点神奇地交汇在一起。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四十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但中国刚刚经历的这四十年,却让我们在有生之年深深体会到,

什么是时移世易,什么是恍若隔世。

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没有哪个四十年如这般翻天覆地,如这般摧枯拉朽。

  

这四十年,

注定是一个江山代有才人出的年代。

无数的风云人物,在这期间崛起。

柳传志、张瑞敏、王石、牟其中、任正非、黄光裕、马云、马化腾......

这些人的名字深入人心,

我们是如此热衷于讲述他们的故事,谈论他们的观点。

中国历史上,从没有哪个四十年,诞生了如此多的经济人物,

也没有哪些经济人物受到如此多的崇拜与关注。

 

我们为何如此地关注这些精英人物?

 

因为我们太过渴望阶层跃迁了,

在我们的眼中,

这些精英人物所代表的,

已不仅仅是他们自己,

还有我们躁动不安的内心。

  

 

 

1. 改革开放四十年



改革开放初期,

我们聊小岗村的18人,聊大邱庄的禹作敏、聊华西村的吴仁宝、聊傻子瓜子的年广久...

 

1984年,邓小平第一次南巡,民营企业开始崛起。

我们聊联想的柳传志,聊海尔的张瑞敏,聊万科的王石,聊南德的牟其中,聊娃哈哈的宗庆后......

 

1992年,邓小平第二次南巡,中国的民族品牌开始崛起。

我们聊华为的任正非,聊万通的冯仑,聊金山的求伯君,聊秦池的姬长孔,聊比亚迪的王传福......

 

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国制造迎来了黄金十年。

我们聊国美的黄光裕,聊富士康的郭台铭,聊恒大的许家印,聊沙钢的沈文荣......

 

每一个时期,都有那么一群人,他们要么胆大敢闯,要么嗅觉敏锐,

改革开放并没有给任何人承诺财富,

但是它赋予了每个人选择的权力,

你可选择随波逐流,也可以选择改变自己的命运。

而这些人,他们努力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跨越了所处的阶层。

 

这样的时代是可遇不可求的,同样也是不进则退的。

国企改革,让一些企业减轻了负担,焕发了活力,与此同时,下岗潮也让被遣散的国企职工陷入了坐吃山空的悲惨境地。

城镇化的推进,给了房地产、钢铁、机械等行业企业惊人的回报,与此同时,普罗大众们却不得不背负房价高涨带来的沉重负担。

拥有了选择权的同时,自然也要承担选择的后果。

这也正是我们所有人的焦虑之源。

 

所以,比起GDP,比起人文艺术,人们的目光会更多地集中在这些时代人物的身上,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成功,更因为他们曾和我们一样,

王石倒卖过玉米、

宗庆后卖过雪糕、

柳传志当年的宏图壮志就是用20万的启动资金建一家年产值200万的大公司。

他们都不是红二代,也不是富二代,

他们最大的幸运就是生在了这个充满机遇,充满可能性的时代。

更重要的是,他们抓住了这个机遇。

于是,

我们在他们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

借以安慰我们无处安放的焦虑。

我们拼命地寻找属于自己的机遇,

渴望实现梦寐以求的阶层跃迁。

我们以为,未来一定会有新的机遇,那将是属于我们的机遇,

我们只是不知道,新一轮的机遇在1998年就已经悄然开始,

它就是互联网。

 

 

  

2. 互联网二十年



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是,改革开放虽然是由中央主导、政府推动的国家变革,但是它的过程却是从农村到城市,从试点到全国,从边缘到主流。

最早投身改革开放的是想要吃饱饭的小岗村,

是返乡后找不到工作的知青,

是被迫下岗的职工,

是当时还是小渔村的深圳,

但就是这种从自下而上、从边缘到中心的发展,形成了最终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

 

在这一点上,互联网像极了改革开放的过程。

 

中国最早的互联网接入单位不是国家机关,也不是中国电信这样的国有企业,而是科研部门和高等院校。

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是北京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发出的:“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中国第一个采用TCP/IP协议的网络是清华大学的校园网,

而第一个注册.CN域名的是计算机专家钱天白。

 

再后来,

第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张树新创立的瀛海威,

第一个互联网商业信息发布网站是马云的中国黄页,

第一个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0的网站是水木清华BBS,

第一家网吧是上海的威盖特,

第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是中华网,

第一家电商网站是8848,

它们无一例外,都是民营企业。

 

所以,我们今天所津津乐道的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阿里,美团......都是从当年的众多的草根创业中走出来的。

接下来的发展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这些互联网公司像开了挂一样,开始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向前飞奔。

遥想当年,

当马云说淘宝的交易额终将超过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时,没有人相信它能实现,但仅仅13年,淘宝就完成了对54年沃尔玛的超越。

当马化腾假扮女客服与用户聊天时,没有人相信它能做大,但今天,腾讯的用户数已超过10亿。

就连当年的人民币玩家史玉柱说自己也能做游戏时,也没有人相信它能成,但仅凭一款游戏《征途》,史玉柱就赚到了500亿的身家。

 ......

互联网新贵的快速崛起撩拨着每一个人的心绪。

他们和我们一样的出身,一样的年纪,

在他们因为上市而通宵达旦时,我们在为了房贷而日夜奔波,

在他们因为退休而备受瞩目时,我们在因为失业而陷入困境,

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阶层跃迁,

而我们却还没有找到我们的机会在哪里。

 

我们是如此渴望在这些人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这样才能够让自己相信:我们还有机会。

但现实总是更加残酷,

互联网在变得越来越集权,

巨头们在变得越来越垄断,

而实现阶层跃迁的机会,却在变得越来越少。

 

 

  

3. 阶层跃迁的机会是更多了还是更少了?



对于阶级固化,知乎上的肥肥猫曾经提出了一个绝佳的比喻,那就是城堡体系。

 

阶层就好像是一个城堡。

城堡的第一功能,是防住别人再进来。

所以先进来的人,会不断地增加城墙的高度,以阻拦尚未进来的人挤来摊薄自己的特权和福利。

城堡终有一天会住满,

城堡住满了,吊桥就会升起。

我们这代人刚好处在城堡大门刚刚关上的时代。

 

如果上层精英们居住的是最核心的城堡,

那么中产阶级就是拱卫着核心城堡的外城。

越往中间,城墙越高,阶级越固化,

越往外围,城墙越低,阶级越不稳定。

中产想要进入上层精英的核心城堡,难于登天,

但是底层平民想要向上攀爬却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特别是这几十年的中国,经济体制的180°转向,再加上互联网时代的摧枯拉朽,

让每个人都野心勃勃,同时也焦虑不安。

在底层的想要翻身,

刚脱离底层的想要爬得更高,

爬到天花板的唯恐稍有不慎跌落下去,

所有的焦虑都来自于外城的城墙还不够坚固。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城墙正在越筑越高。

最明显的体现就是互联网的中心化集权。


BAT抓住了互联网兴起的机遇,

雷军、程维、张小龙、王兴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机遇,

他们的城墙在变得越来越坚固,

后来者再想翻越,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

 

我们再也没有阶层跃迁的机会了吗?

 

城墙总有裂痕,城堡总有弱点,

新一轮变革的开始之日,便是阶层跃迁通道的开启之时。

 

那么下一轮机遇究竟是什么?

它,会是区块链吗?

 

  

 

4. 区块链能否带来新一轮的阶层跃迁?



区块链技术从诞生至今,不到十个年头,

但这种神奇的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在全球掀起了一场没有任何人可以掌控的大风暴,

特别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

比特币价格的增长速度令人咂舌,它让一些人在短时间内拥有了几十亿美元的资产,

在融资方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爱西欧更是令互联网企业的IPO水平看起来像一场学生实践。

但是,数字货币在推动区块链技术爆发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泡沫。

在蜂拥而至的人和资金中,又有多少是只想一夜暴富的投机主义者?

这不免让人想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破裂。

如果泡沫的破裂不可避免,

那么,区块链是否能够成为新一轮的风口呢?

 

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区块链技术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目前有很多说法:

区块链解决了信任问题,

区块链改变了生产关系,

区块链实现了价值交互,

......

这些说法都对,但都太宏观了,我们不妨把目光收回来,从一个微观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去中心化这个词语并不是区块链技术首创的,

互联网技术在诞生之初,原本就是一个点到点的去中心化的事物。

后来,

为了彼此能够收发邮件,互联网有了POP、SMTP等邮件协议,

为了能够显示图文,互联网有了HTTP协议,

为了能够传输文件,互联网有了FTP协议

......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这些协议都是开放的,

所以,在最初的互联网里,

没有等级,没有中心,也没有平台,

基于这些协议每个人都可以实现点到点的通讯。

 

但是时至今日,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却已慢慢演化成为了比原先更为集权的超级中心。

这一切的根源在于:

互联网技术虽然解决了信息互通的问题,却没有解决信息存储的问题。

 

当互联网把我们每个人都连接了起来之后,我们开始变得越来越需要互联网,此时,一个新的问题便突显出来:

我们该怎么存储这些网上的信息?

一些私营互联网公司出现,开始提供这样的服务。

早期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当年的门户网站,还有后来的社交平台,皆是如此。

于是,互联网的中心化开始了,

网络效应的循环开始生效,

用户开始集中,

数据开始汇集,

当数据和用户集聚到一定程度,互联网巨头便诞生了。

 

这几乎是一个无法改变的进程,

互联网行业势必会朝着中心化的方向演化,

没有人能够阻止互联网巨头的垄断。

用户不能、企业创始人不能、甚至反垄断法也不能,

除非我们找到新的方法来解决信息存储的问题。

 

现在的区块链像极了Internet最初的萌芽时期,

技术已然出现,

人们关注的依旧是中本聪、Vitalik Buterin、Dan Larimer这样的技术天才,

而真正能够大规模普及的服务尚未出现,

区块链技术的明天,

究竟是去中心化的乌托邦,

还是更加集权的超级中心?

一切尚处混沌,

我们的内心却充满希望。

 

因为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分布式账本技术,本质上是一个数据存储技术,恰好可以有效解决信息存储的问题。

而这,正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价值所在。

 

就像互联网技术对传统行业的颠覆一样,

当我们

不再需要平台来存储我们的文件,

不再需要中心来存储我们的记录,

也不再需要机构来证明我们是谁,

那么,

现今互联网巨头们的存在价值又在哪里呢?

届时,

旧时代的巨头是否能够及时转型,守住昔日的城堡?

新时代的冒险者是否可以颠覆传统,建立新的秩序?

经济界从来都是“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当旧城墙出现裂痕,

新生代又怎会放过这个千载难寻的阶级跃迁的机会?

 

 

  

5. 只有风起云涌,才能鱼跃龙门



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也是一个混沌失控的时代。

波澜壮阔中,涌动着亘古不变的欲望,

混沌失控中,暗藏着无限可能的机遇,

我们不甘心被时代抛弃,更渴望摆脱阶级的桎梏。

即便我们知道,一切都逃不过“幸存者假象”

但我们还是不停地

在时代精英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

在混沌的未来中找寻自己的机遇。

 

新一轮的浪潮正在奔涌而来,

你我皆如过江之鲫,

一边被时间的洪流裹挟,一边又渴望跃出水面。

我们无法预见,

未来,谁能打破现有的城墙,构建起新的城堡,

我们更无法预知,

未来的自己,能否成为那条跃出水面的小鱼。

而现实是,

阶层正在固化,上升的通道正在渐渐关闭,

对于每一个不安分的人来说,

区块链就像一场渴望已久的风暴,

毕竟,

只有风起云涌,才能鱼跃龙门。




-END-



 



八爪鱼的微信公众号:

八爪鱼区块链


八爪鱼的个人微信号:

asilentghost

 



今天看啥 - 高品质阅读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61amQp7S8S
Python社区是高质量的Python/Django开发社区
本文地址:http://www.python88.com/topic/26147
 
19 次点击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