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社区  »  区块链

从西祠胡同到FIBOS,响马在区块链再立山头

碳链价值 • 10 月前 • 126 次点击  


在这篇文章中,你将可以看到响马眼中的区块链发展图景,包括但不限于:


多链互联是商用区块链的未来;以EOS为代表的DPoS是两、三年内的主流;区块链项目应该是大学生在宿舍就能做的;区块链项目不应该从外部获得融资;与互联网相比,区块链的优势是安全。


作者:李画

编辑:秦晋


文艺青年都知道响马,不文艺的青年们即便没听过响马,也肯定或多或少被西祠胡同这片土壤长成的文化生态影响过。响马和他的西祠胡同带来的是一个文艺的黄金时代,那时候,文艺青年还不是贬义词,那时候文艺有着改变世界的心气。


响马却认为西祠胡同只是恰好出现在正确的时间上,即便他不做,也会有别人做。“没有人能改变世界,我们以为改变世界的人只是在世界发生改变的时候恰好做了对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消极等待,因为你需要不断努力,当世界准备改变的时候,你也要准备好了”,响马说。


所以,当响马出现在区块链的世界,我们想要问他:你来,是因为要在区块链这个领域为世界的改变做出准备吗?


多链互联是区块链的未来图景


问:FIBOS做的是可用的区块链?


响马:是的。目前区块链的用户规模是很小的,虽然币圈有很多人,但大部分是在交易所,是没有钱包的,区块链要真的做到用起来,是指人们真的在使用区块链,而不是在炒币。


问:如何让区块链变得可用?


响马:区块链上要有足够的应用,让钱包用户能留在钱包里。


有一个巨大的门槛,就是区块链以外的人怎么样能习惯区块链的一些基础概念,很多交易所的用户去下载钱包、去理解私钥管理和使用逻辑,门槛都是很高的。需要要教育传统的用户去用好区块链。


另一个门槛是性能,也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EOS在一定阶段以内是能够满足一定规模的需求的,未来区块链想要服务好更多的应用,EOS一条链也是不够用的。


所以6月份EOS刚上线的时候我就跟很多人说,EOS的未来不是一条链,而是一组链。在这一组链上,大家可以交流互通,价值可以流动,用户可以选择,最后形成一个庞大的互联网络 ,这个应该是基于商用的区块链的未来。


问:你是指EOS是一条主链,但同时拥有很多侧链吗?


响马:我们不把它叫做主链侧链,我们认为EOS是一个多链互联。


问:多链互联的基础是什么?是都基于EOS,还是都基于DPoS?


响马:是不是基于EOS不一定,但我认为未来大量的都是DPoS层级的区块链的互相连通,这种多链互联会在未来或者在一段时间成为主流。


问:能不能说区块链的未来图景是万链互联,多公链并存?


响马:对,一定是的。


问:在传统领域,包括互联网领域,都存在收敛现象,也就是说最后胜出的总是只有两、三家,如果多公链并存的话,似乎不满足这个规律。


响马:我们讲的多公链,不是说每一条链都拥有不同机制,它们可能是基于相同基础的多条公链,比如基于EOS。我认为在很短时间内,EOS上会爆发出很多的链,这也叫多链。


EOS是它们的核心机制,但它们会基于EOS做自己的定制,可能是自己对区块链的理解;可能像FIBOS一样,对智能合约生态系统做升级;欧洲在做一条欧盟链,会对社区治理这一部分进行改进。你会发现基于EOS做的公链会越来越多。


问:为什么是基于EOS而不是基于其他的公链?


响马: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认为EOS是目前商业化区块链最合适的选择。


问:EOS如何解决商业化下的性能瓶颈?就拿FIBOS来讲,虽然现在开发费用低、链上效率高,但随着更多开发者和使用者的加入,性能限制就会凸显出来。


响马:我们正在做一个新的计划,叫多链互联。多链互联就是把FIBOS跟EOS挂接的方式做成一种标准模式,然后当DApp生态做到很大后,只需要做出申请,就能独立出去做条侧链,或者说做条公链。我们会提供一个通用的脚本把DApp升级成公链。


问:这条新的公链和FIBOS是什么关系?


响马:原来是什么关系就还是什么关系。DApp本身就有自己的代币,当它的代币达到一定规模后,就会有人支持它做公链了。DApp的代币通过Bancor与FIBOS的FO关联。


问:好的,我们解决了性能门槛的问题,让我们回到第一个门槛——传统的用户使用不好区块链。


响马:我觉得这个问题分成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我们需要去不断地优化用户体验,让它更顺畅、更友好,这跟传统互联网是没有区别的。


第二方面,因为有一些基本的概念是没办法教育用户的,比如说私钥,你是没有办法说服一些顽固用户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到下一代。也就是说我们把产品做好、做到极致,等待下一代,他们生下来就知道应该有私钥,就像现在的一代人生下来就有手机。


区块链项目应该是几个大学生躲在宿舍里就做了


问:让区块链变得可用,除了解决掉上述两个门槛,还有其他方面吗?


响马:还有通证体系,它是很重要的东西。


以EOS上的Token为例,所有的代币都是项目方自己来发的,这导致了一个问题,就是不同项目间的Token彼此之间是没有关系的,想要流通就必须上交易所,这就变成了一个很不健康的或者说很不顺畅的价值系统。


我们希望能在这件事上做一些革新,让任何两个项目的Token都可以顺畅流通,这会带来很好的用户体验。比如一个用户要使用电话充值应用,他可以用钱包中的任何一个项目的Token去充值电话费。


问:对于区块链项目,Token是必要的吗?


响马:这个问题是这样的,第一点,要做社区生态,你会发现积分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第二点,游戏为什么有代币?因为一个外部的代币是很难体现此生态内部的价值流动的。所以,只要是大一点点的项目,一定有其内部的价值系统,这个内部的价值系统就是币,我们不能排斥它。


问:你说“一个区块链项目不应该从外部获得融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响马:所谓的融资其实就是资金不充沛,需要从外部获取资金把项目启动起来。但区块链本身解决的就是价值流动问题,区块链的价值流动性应该是大于非区块链的价值流动性的,也就是说区块链应该比传统的金融资金流动更快,而不是更慢。


所以区块链本身就是能解决资金流动问题的,无非就是怎么去设计它,让它更有效。如果能设计好,所有的项目都不需要从外部融资。


有好的价值流动机制,再加上区块链项目开发本身的成本是低的,所以区块链项目应该是几个大学生,躲在宿舍里就可以把这事给做了的。


问:Bancor是一种好的价值流动机制吗?


响马:我们设计了Bancor的冷启动模型,并且自己尝试了冷启动,也就是说我们在极小的资金占用情况下就把项目启动起来了,FIBOS一直到主网上线都没有花投资人的钱。到目前为止,公链启动没有像我们这么迅速而且低成本的,我觉得这是Bancor带给我们的。


项目成本中很大一部分是指市场和价值流动的成本,如果公链想让价值流通起来,需要去宣发、去上交易所,这个成本大家都知道,但我们没有这个成本。


问:“大学生在宿舍就能开发区块链项目”,对于区块链可用重要吗?


响马:区块链可用的前提是上面有足够多的、好的应用。好的应用怎么来?将军是踩着无数士兵的尸体出现的。


问:实现这种对开发者的友好似乎正是FIBOS在做的事情。


响马:是的。这种友好除了上边讲的开发和流通成本低,还包括在FIBOS上开发项目非常简单和高效。


当前的合约开发面临着环境部署困难、开发学习门槛高、测试工具原始、迭代周期长、运行成本高、合约不可审计这几大问题,FIBOS在这些方面都做出了改进,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在开发语言上,FIBOS 融合了EOS 和fibjs 的JavaScript,扩展了EOS 的可编程能力,并且允许使用JavaScript 开发智能合约。


我们测试网上线时就在程序员圈子里引起了一定的轰动,因为大量开发者发现按照我们的文档,真的一个小时就能写一个智能合约,哪怕他之前没有任何区块链开发的知识。我们主网上线两周多,就有两万多开发者加入进来。


FIBOS是一个创造和发展区块链应用生态的平台。


问:你们还提供开发者服务,它具体是指什么?


响马:开发者服务其实包括很多,比如从钱包、从主链、从节点这三个维度我们都会给开发者提供工具。


对于钱包,我们会给用户的DApp提供大量的API,帮助开发者能够更方便的使用区块链服务。对于主链,我们会不断的完善合约API,让开发者在写智能合约时能够更方便,比如可以调用几个通用模块就组装出自己的合约。对于节点,我们正在做的一个通用的API接口,这样的话前端调用后端的数据会很方便。


区块链跟互联网的区别是安全


问:上边的讨论解决了区块链怎样发展才能被真正用起来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区块链能用来做什么?


响马:区块链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觉得区块链跟传统的互联网比较的话,最大的优势就是安全。


问:区块链的优势是安全,这怎么理解?


响马:因为一条数据存在区块链上,没有人能改它,那么数据是安全的,安全的数据可以携带价值,如果是绝对安全的,那么它就会携带绝对的价值。PoW、DPoS、DAG,它们唯一的区别就是安全等级不一样,那么它们所能携带的可信的安全的数据的价值也会不一样。


区块链跟互联网的区别是安全,但既然说区别是安全,那区块链为了安全就必须要付出一些成本。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数据安全等级,决定了我们选择什么样的链、付出什么样的成本。


问:FIBOS选择的是EOS。


响马:安全跟用户体验永远是个矛盾。你要想让用户用起来很方便、很便捷,那它就会带来多一些的安全隐患;如果你是一定要做到军火级的安全,那用户用起来肯定不方便。


就像你身上揣了100块钱,你可以很放心的到处走,但如果身上揣了几十万,肯定是小心翼翼的,你若揣了几百万,肯定会请个安保公司开车帮你做移动。安全对于用户来讲是个跷跷板,用户会去选择或者说我们帮用户选择安全等级。


我们研究了PoW,也研究了DAG,觉得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因为我们比较关注的是可以商用的主链,EOS是能够真正伸展出用户能够使用的主链的。


PoW为什么不符合?PoW是防御能力最高的一种共识模式,我定义它为军火级的共识。但PoW解决的是重资产的流动,高额资产的流动,这些资产对安全的要求是最顶级的,但我不认为这种安全级别是普通用户在常规应用中所必需的。


DAG为什么不是我想要的?DAG虽然很快,但有全局账本的DAG又变成了DPoS,没有全局账本的DAG可能不会达成共识,导致双花、重复支付。这种可以被牺牲的共识在未来可能被接受,比如说有更碎的支付时,像是物联网支付。IOTA为什么选择DAG,就是因为它的支付是很碎的,当数据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多一次少一次的支付损耗是可以被接受的,这个时候就不需要那么精确。


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是什么?是想让区块链为更多的用户服务。我们没必要说买个冰棍就动用PoW这种军火级的共识,但又不能让用户多付一次少付一次,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这就是我选择DPoS的原因。


我认为区块链在未来的一年到两年、甚至是三年,重点都是发展商业化,让普通用户可以使用。可能在两年或三年以后,区块链会在物联网这个领域爆发出来,这时DAG就会产生大的作用。我认为从PoW到DPoS再到DAG是资产不断碎片化的过程。


问:让你有冲动进入区块链领域的那个点是什么?


响马:我在微博上这么说过:没有人能改变世界,我们以为改变世界的人只是在世界发生改变的时候恰好做了对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消极等待,因为你需要不断努力,当世界准备改变的时候,你也要准备好了。


区块链正在改变世界,对于整个社会来讲这是很大的一个变革的机会。我们能不能尽我们的能力去把它变好,我觉得这个问题是要解决的。


问:现在进入区块链是对的时机吗?毕竟目前区块链和互联网比,差距还很大。


响马:这个事情是这样的,任何时候你不能说它是对还是不对。区块链本身是有它的价值的,如果它想要在现在的互联网这个市场中跑出来,重要的一点是要在另外一条跑道上。


区块链一定不会在互联网的跑道上去跟互联网竞争,我们没有必要跟现在互联网的产品去比运行速度、用户体验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需要找到区块链能做而互联网不能做的事情是什么,我们先把这些问题优先解决掉。


结语


区块链正在改变世界,响马和FIBOS团队正在让人们能更容易、更快速地拥抱这种改变:从降低区块链的开发难度、降低区块链的进入门槛开始。


在互联网时代,响马说,“我想做的网站,就是有很多山头大家伙儿们一起去抢,抢到者就可以占山为王”。在区块链时代,响马似乎还抱持着同样的理念。只不过上一次,文艺青年是主力军,这一次,是开发者。


END



小公告:

 

碳链价值官方微博账号“碳链价值-Tangent”正式上线了。

 

在那里,我们不但会同步微信公众号中深度文章,还会随时发布最前沿,最有价值,最热点的区块链讯息。


同时在微博上我们可以更灵活、更集中地沟通与互动,欢迎各种头脑风暴的来袭,欢迎各种意识观点的冲突,也欢迎各种余音绕梁的调侃,欢迎加入我们。

 

我们是碳链价值,我们专注于报道区块链,我们为高质内容代言。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碳链价值


今天看啥 - 高品质阅读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q91Oq9RCm7
Python社区是高质量的Python/Django开发社区
本文地址:http://www.python88.com/topic/26870
 
126 次点击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