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社区  »  区块链

区块链大繁荣背后:我们需要引入「预言机」| 专访DOS团队

碳链价值 • 8 月前 • 65 次点击  


预言机离我们很近,又离我们很远。离我们很近是因为,区块链的繁荣离不开预言机,需要它将链上世界和链外世界连接起来;离我们很远则是因为,太少人了解预言机了。


碳链价值最近就聊到了一个名为DOS的预言机项目。这个团队里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程序员,其CEO华思远和运营负责人王琦都是卡耐基梅隆大学的硕士毕业生,2013年就进入了数字货币圈。通过他们的介绍,我们将全面了解预言机行业的现状、预言机的重要性、难点和功能。以下为采访全文:

受访者:DOS CEO 华思远、DOS合伙人兼运营负责人王琦

采访&.撰文:江小渔



 01 


区块链的真正繁荣离不开预言机



碳链价值:我们观察到,目前就预言机进行创业的人仍是少数。你们都是2013年就在这个圈子里的老人了,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向进行创业?


王琦:现在虽然有很多区块链项目,但这些项目不能跟外界数据直接交互。在我们对实际情况进行了大量调研后,认为要使区块链发挥其真正的影响力,预言机是必不可少的。


华思远:现在DApp的一些落地场景,不论是EOS还是波场,很明显都是菠菜类应用盛行。我们缺乏真正能够落地的商业应用,比如第三方广告:其实广告投放是一个非常大的中心化市场,内部点击率对广告主很不透明,这里面有相当大的痛点。


如果仔细想一想,其主要原因是链上是隔离于链外的,链外的数据无法进入链上。但链外的数据如此广阔,如果只是封闭在区块链的小圈子里,自然做不出什么东西。


预言机相当于给各个公链的生态用户提供外部连接,它是真正能够把商业场景在链上落地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系统,而现在这个系统是缺失的。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很有可能DApp会持续处于一个菠菜游戏盛行的状态中。


碳链价值:您觉得引入预言机后这个生态会有什么不一样?我们能跑些其他的什么应用?


华思远:最简单的应用是链上金融,比如稳定币。许多稳定币是由中心化机构抵押法币生产的;虽然有些稳定币基于链上合约和固定算法,但它依然需要持续的链外价格流来产生稳定的输入,其做法是通过中心化的方式来喂价。它们没有实现去中心化的原因是没有一个去中心化的安全可靠的预言机。稳定币是预言机一个非常典型的应用场景。


现在以太坊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概念:开放式金融。稳定币是开放式金融的一块基础设施,有了稳定币就可以做链上借贷,这也是一个基础设施;另外还有一些加密货币类的金融衍生品。这些都需要预言机来提供链外价格流。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做一些链上的保险类产品,例如天气险和飞机延误险。这些险种非常适合做自动化赔付,因为它们都是基于客观事实。飞机到底有没有延误,在特定时间到底有没有下雨,这些航空局、国家气象局都有标准数据,能够公布出来。如果我们通过预言机来联通这些数据,就能实现链上保险的自动赔付。这也是一个较大的落地场景。


王琦:另外就是物联网类的项目。不管是人在物上产生的信息还是个人的信用记录,任何一个场景都需要链外世界的数据交互,需要把链外的数据引入到链上来,都需要预言机从中间充当媒介。


甚至说现在比较火的菠菜类的项目,也会需要用到预言机,因为它需要在链上有随机数,但是链上并不能产生完全随机的随机数,所以需要通过预言机从链外引入。此前EOS上有很多菠菜类游戏受到攻击,也是因为它采用了一些不安全的方法来生成随机数,有了预言机后他们的安全性会出现一个很大的提升。



 02 


如何解决预言机的信任问题:去中心化



碳链价值:预言机如何把链外的数据引入链上,而且让大家相信这个数据?


王琦:这个事情要分成两方面来看:数据源和数据传输通道。数据源是由数据的请求者来指定的,比如说他现在想知道北京的天气,他想去百度的API上去拿,请求者需要把这个API告诉我们,然后由链上合约分发给我们链下工作的节点,由这个节点去拿。


数据获取之后,链外的网络里会形成一个共识,我们会把这个共识之后的数据返回链上。实际上,我们的预言机提供的是一个安全通道,能够保障预言机本身并没有篡改数据,但是这个数据源的数据正确与否,是没有办法通过计算来实现的。


请求者需要信任自己指定的数据源,但是如果不信任单一数据源用户可以查询多个数据源,获取多份数据之后再做统计上的处理,比如说聚合后取中心数这样的操作,对数据进行筛选。


碳链价值:那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没有篡改我发给预言机的数据呢,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相信这一点?


王琦:因为我们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网络,这一点与以太坊相同——任何人只要想参与,就可以加入我们的网络作为节点。链外数据导入链上,是由去中心化的网络共识出来的结果,不由项目方、公司以及任何一个第三方实体控制,所以我们才能够信任它。 


华思远:我们用到了一些高级的密码学技术,比如说可验证随机方程和阈值签名:工作组是通过可验证随机方程产生的随机数随机选取的,保证整个工作组选举的正当性和不可被预测性。其次在工作组拿到数据之后产生小组签名的时候,当参与整个签名过程的节点数大于某一个阈值,我们就能保证这个结果一定是正确的。


同时,我们也用到了博弈论的一些通证的奖励和惩罚措施,保证在这个去中心化的网络的安全性。在成为节点之前必须拿出一定数量的通证作为抵押,如果是一个诚实的节点诚实地运营软件,他是可以得到处理费和类似于利息的奖励;如果这个节点作恶,它会违反密码学签名的协议,并会被其他节点统一监测出来,其抵押的通证会被没收掉。


最后,系统要么产生一个可以被验证的共识过的结果,要么产生不了结果。



 03 


预言机行业现状:真正的竞争者不多



碳链价值:如果我是一条公链,我可能有不同的预言机的layer2的提供商。在这些预言机提供商中,你们的优势是什么?


王琦:其实据我所知,做这个方向的项目并没有很多。我们的竞争对手分为那么几类:


一个叫Oraclize, 是一个中心化的预言机提供商。它是以公司的形式运营,是一个单节点运营在Oraclize公司里。它通过某种方式证明给客户获取了API的数据,但它存在单点故障的问题。另外,它的运营方式是中心化的,如果关键步骤掌握在一个中心化的机构手里,这可能会有一定的风险,或者说大家不太认可这种方式。而我们的网络是去中心化的。


另外是预测市场。很多人都把预测市场当作预言机来用,因为投票投出来的结果也可以作为其他应用的数据输入。但它不是自动化的,需要用户花大量的时间投入其中,因此会有很大的延迟。另外,它的通证分布也会严重影响投票结果,所以我们认为这种方法也并不行之有效。


其次我们还有一个直接竞争对手:Chainlink。 2017年9月他们就进行ICO,到现在已经一年半。我们跟Chainlink的区别主要有三点:首先,我们的技术架构设计优于他们,不论是性能还是扩展性方面,并且比他们更安全;第二,我们的进度比他们快,从17年9月ICO到现在他们测试网的很多功能还没有实现。我们几个月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预计在今年的二月底三月初就能把测试网的很多功能完全实现,四五月份如果没有问题就上主网;第三,Chainlink现在主要支持以太坊,而我们是想做一个统一的接口,服务所有我们看好的主流公链,比如EOS和波场。这样当DApp的开发者想要用到预言机服务,想要链外数据或者链下的算力,不需要改变接口和规则,在任何主流公链上都可以直接使用我们的服务。所以从愿景上我们比他们是更丰富的。


华思远:还有一个大的区别:我们不做ICO。我们会把通证的很大一部分空投出去,给那些有能力去做节点并且想做节点的人。因为首先ICO的很大一部分参与者是投机客,这对于整个预言机的生态是没有利的;其次,通证越分散,节点参与的越多,网络也会越强。


碳链价值:不做ICO的话,你们用什么来保证自己的资金以及后续的开发?


华思远:我们有一部分自融资,例如一些天使投资者和机构的私募投资者。他们会分一部分通证,但这部分比例比较小。我们的通证大部分都用于挖矿的激励,同时用作空投分发给社区用户做节点。


不久我们会上二级市场,在二级市场通过减持一部分通证的方式来获取后续开发的资金。



 04 


预言机的难点:技术与经济激励



碳链价值:你们觉得现在做预言机的难点在哪?


华思远:可以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技术实现的角度,另一方面是整个系统安全性的角度。


因为预言机是给DApp提供链外数据,如果预言机在密码协议或是经济激励设计不好,攻击者就能通过攻击预言机这个网络在DApp那端取得利益。比如说预测市场需要预言机来提供最后的裁决结果,当用户投票结果出现异议的时候提出上诉,这时需要链外的客观事实来做一个最终裁决。如果这个预言机网络经济模型设计有问题,就会成为黑客或者攻击者攻击市场的一个手段。


碳链价值:你谈到了激励。我想知道,你们是基于PoS还是PoW的方式进行激励?


王琦:我们做的不是公链,而是是服务于公链的一层协议,一个二层的点对点网络,给公链上的DApp提供链外数据和链外计算能力。虽然在我们的网络里也有共识机制,但是并没有把这些状态记录下来,而是记录在主链上。因此我们的共识机制既不是PoS 也不是PoW。


如果在节点运行者的角度,这类似PoS,例如我抵押通证进入网络,通过给数据的请求方服务,我就能够获取服务费。所以抵押了通证,收益会越来越多,这和PoS很相像。但实际上,我们的共识是通过可验证随机方程在全网随机选择工作组,然后再通过阈值签名共识的方式来完成的,所以它跟传统的PoS不一样,更类似于AIgorand、Dfinity的共识机制。


碳链价值:如果你们的软件要升级,是由你们自己的开发团队决定,还是需要经过社区的同意?


华思远:是需要经过社区的同意。我们的通证有两个主要的功能:一方面是支付。例如数据的需求方,稳定币需要实时的链外数据,它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我们的通证可以用来做支付方式;另外一方面是治理:拥有我们通证的社群用户和节点有权利参与以后软件的升级和以后的决策。


碳链价值:如果随着以后区块链的网络越来越大,区块链链接的链外数据也越来越大了,整个DOS能够承载这样一个数据量吗?


王琦:可以的。我们的承载能力取决于参与网络的节点数量,参与我们网络的节点越多,我们网络的承载能力就会越大。因为我们是一个点对点网络,与迅雷类似。



 05 


网络延时与隐私



碳链价值:如果我在链上用DOS网络调用一个链外的数据,我所需要付出的延时是多长?


王琦:按我们现在测试网测试的结果,延时有两个瓶颈:第一取决于需要多长时间获取数据,现在大概需要2到5秒的时间;第二取决于第一层主链的性能。区块链是一个异步的系统,这意味着无论数据获取多快,第一个区块的时间把请求发出去,最快也只能在下一个区块把结果拿回来。比如说以太坊,它一个块需要15s,所以最快也要等15s才能拿回结果。


碳链价值:用户从外网调用到你们那边的数据,这些数据会被你们记录和被你们所有吗?


王琦:不会,所有行为都是在链上公开的,我们并不持有任何私有的东西,是自组织运行的。


碳链价值:其实这也挺可怕的,就是我搜索了什么东西,这些记录都会留在链上。


王琦:DApp本身是公开的。比如以太坊上的应用,我们应用它是因为它的可信度,之所以可信是因为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它的运行逻辑,因此没有作恶的空间。


因为主链都是公开的,我们做一些隐藏是没有意义的。至于隐私保护,这要靠一层区块链的发展,期待日后增加一些新的特性。


华思远:例如以太坊,今年有一个硬分叉,但是刚刚流产,所以又引用了一些zk-SNARK的协议,这就是一层区块链的改进。但它并没有一些密码方的举措来保护隐私。


长远来看,我们认为智能合约平台肯定会提供一些隐私支持,这是必然的,但是这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06 


计算预言机



碳链价值:除了简单导入数据以外,你们还准备做委托计算,这听起来与Truebit类似。你们如何保证计算结果是可信的呢?


王琦:对,这是我们另外一个愿景。预言机分为两个种类,一个是数据预言机,一个是计算预言机。我们之前谈到的数据预言机就是提供链外数据,计算预言机是提供计算能力和计算结果的。它的基本原理是用户把需要的计算委托给另一方,运行之后把结果返回到链上来,同时要保证运行过程的可验证性。卡耐基梅隆大学有一个教授,同时也是我们的团队成员,他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我们的想法是先做数据预言机,等我们先把这部分的功能完善以后,计算预言机再分享相同的基础设施,然后把这个功能接入到我们现在的网络。


至于Turebit,它引入了多方来计算同一个问题,通过博弈来保证结果的正确性。


而我们则打算通过zk-SNARK零知识证明的方式来做可验证计算。


碳链价值:你们引入了zk-SNARK?这和Zcash区别的在哪儿?


王琦:zk-SNARK实现的是把程序翻译成逻辑电路,由逻辑电路再去做验证和计算。Zcash类似于比特币,它只能实现转账功能:运用zk-SNARK技术隐藏货币的发送方、接收方和转账数量,它只做一个特定计算。而我们想应用zk-SNARK做一个更普世性质方式的计算。


华思远:zk-SNARK其实有是两个功能,一块是跟隐私有关,二是可验证计算。Zcash应用偏向于与隐私有关,而我们则偏向于一些链外的可验证计算。



 07 


开发进度与未来愿景



碳链价值:你们现在团队有多少人,开发进度如何?


王琦:我们现在的团队大概在十个人左右,其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工程师。我们团队起源是在硅谷,因为我和华思远之前都在硅谷做工程师。现在在硅谷有五个人,国内有五个人。


关于开发进度,2018年11月我们已经发布了一版(Alpha版)测试网。现在我们正在开发第二版(Beta版)测试网,预计在三月的时候能够发布,这一版测试网会包含所有的功能。


碳链价值:你们的长远规划是什么样的,你们预计什么时候主网能够上线,以及主网上线之后,你们未来有一个什么样的愿景?


王琦:如果3月份发布的Beta版本的测试网稳定后,我们会在4、5月份上线主网。


我们现在是支持公有数据,任何在互联网上能够被公开访问到的数据,都可以通过我们的网络拿到,这是第一步。并且现在我们只支持以太坊,之后我们会支持多链,将服务移植到我们支持的公链上去。现在我们也有几条看好的公链,例如EOS和波场。


第二,因为我们现在只支持公有数据,可能会有一些付费数据、高级数据也有上链的需求,下一步我们会根据实际的应用需求量做数据市场,把付费的数据也引入到区块链,使人们能够访问这些高级数据。再往后会逐步实现计算预言机。


最后,如果DApp应用市场越来越繁荣、丰富,应用场景越来越多,那它对我们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多,由此会产生很多数据。我们可能会基于这些数据做一些数据分析、安全检测,这也是我们的一个长期愿景。


< END >





今天看啥 - 高品质阅读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JFyxC04MVI
Python社区是高质量的Python/Django开发社区
本文地址:http://www.python88.com/topic/29003
 
65 次点击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