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学习  »  chatgpt

ChatGPT背后的男人——OpenAI“总设计师”Brockman

华尔街见闻 • 12 月前 • 123 次点击  


“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帮忙,我是来解决问题的。”

这是OpenAI背后的一号人物、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Greg Brockman对自己的定位。

如果说一提到OpenAI,人们最先想到的是总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CEO Sam Altman。

那么并不太露面的Greg Brockman,就是与Altman共同孕育出ChatGPT的"关键先生"。

图左为Greg Brockman 右为Sam Altman

从小镇走出、曾就读于哈佛和MIT,中途辍学创业,担任互联网支付处理平台Stripe的CTO,Brockman人生履历堪称传奇。

在Stripe工作5年后,Brockman意识到“AI”才是他真正想要奉献一生的领域,在带领Stripe步入正轨后他选择离开。

与Altman的一通电话,让Brockman坚信他是可以共谋事业的人,而后便有了那场众星云集的晚宴(马斯克,谷歌科学家们等人出席),OpenAI的传奇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发现AI 爱上AI

2008年,Brockman进入哈佛攻读数学和计算机专业,但当他意识到已无法学到更多知识后选择了辍学,2010年转学到了MIT就读计算机科学。

但MIT也没有让Brockman呆太久,创业的想法开始萌芽。

“在学校里创业没有意义的,我想尽可能的接触更多的创业者。”

几周后,一家位于旧金山的初创科技公司公司联系了Brockman。

“一般情况我会直接删除这种邮件,但机缘巧合,我正准备与初创公司会面,而在聊天过程中,我发现他们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种人。”

这家公司正是日后估值达950亿美元的线上支付巨头Stripe。

在和Stripe CEO John Collison的聊天中,Brockman与这个当时还默默无闻的团队在理念上一拍即合。

Brockman在日后的采访中回忆道,“他们会反复琢磨创新的点,会从事物的本质出发进行思考,而非一味地照搬他人的做法,这个原则很重要。”

而这一点也与后来的OpenAI团队理念一致。

执行力极强的Brockman在2010年的一个周四再次从MIT辍学,并在周一登上了前往旧金山的飞机。

作为Stripe团队的“第四人”,Brockman在那儿待了五年,在担任CTO期间,见证了公司的爆炸式增长,从4人扩大到250人再到450人,业务遍布四大洲。

但基础架构的开发并不是Brockman想要穷其一生研究的领域,可以媲美人类水平的AI才是。

得知了Brockman的想法,Collison为其引荐了时任Y Combinator(美国创业孵化器)CEO的Altman。

"Collison对我说,Sam会以旁观者的视角,对我的下一步计划提供很好的建议。”

在仅仅5分钟的通话后,Brockman就做好了离开Stripe的准备,两个人间的联系就此建立。

两周后,Brockman离开了Stripe,开始专注于研究人工智能,并时刻关注着这个领域的最新动态。

当时,机器学习的分支——深度学习刚刚兴起,人工智能软硬件通过访问更多数据来提升性能,以此来获得“更多经验”,使其离最初的目标——“人工智能”越来越近。

在深度学习领域的探索让Brockman兴奋不已。

“当我学的越多,对AI领域挖得越深,就越发相信这个领域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一场晚宴,一个梦之队

Brockman将自己想要成立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想法告诉了Altman,两者的观点竟不谋而和。

“Sam和我说他们正在推进YC人工智能项目;我问Sam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什么,他说: '建造安全且人类级别的人工智能'。”

从那一刻开始,Brockman便坚信Altman是可以共谋事业的伙伴

对于他们而言,当时的OpenAI还仅是一个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但很快,Altman在Sand Hill Road 举办的一场晚宴,成就了一个顶尖的团队,也让这个想法可以真正落地。

在回忆这场晚宴时,Brockman说:“Elon Musk、 时任GoogleAI研究科学家的IIya Sutskever和Dario Amodei都在这场晚宴上,当时Elon和Sam已经对AI的未来有了一套自己的想法。”

——建立一个非营利目的的研究所,汇集全球顶级的AI研究人员来开发AGI。

这些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想要与掌握AI核心技术的谷歌等巨头相制衡,Altman认为先进的AI技术掌握在大公司之手可能仅会服务于少数人,而他们想要AI成为可以服务全人类的科技。

Brockman意识到,自己现阶段对于AI的研究远远不够,能要使愿景实现,他们缺失一个核心人物——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拥有远见卓识,可以领导团队不断突破的人。

“IIya Sutskever显然是整个世界上最合适的人。”

作为当时Google Brain团队的核心成员,Alex Krizhevsky共同提出了著名的AlexNet,推动了深度学习的进步、参与了谷歌用于大规模机器学习的开源框架TensorFlow的开发,提出的 Seq2seq 给机器翻译带来了革命、也是 AlphaGo 登上 Nature 封面论文的作者之一.......

从左至右依次为Ilya Sutskever, Alex Krizhevsky, “深度学习教父”Geoffrey Hinton

"我要让Sutskever加入OpenAI。"

Brockman单独与Sutskever吃了顿饭,尽管认识不到短短1个月,但双方彼此欣赏,深入对谈后,Brockman知道这事儿成了。

Sutskeve曾说过:“似乎有一天,很可能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们将构建一个在每个有意义维度上都具有与人类相同认知能力的AI系统。”

在事后回忆时,Sutskever称,当听到OpenAI的愿景时,他就意识到,这是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团队。

拉到“AI界的大佬”Sutskever入伙后,在后面的3个月时间,Brockman不断寻找合适的人选,并让大家相信OpenAI的未来。

“对于别的公司来说,如何让候选人认同公司的使命很重要,而对于OpenAI来说,那时的挑战在于如何说服候选人相信这个组织。”

密集的人脉关系网帮了Brockman大忙,随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家John Schulman对OpenAI的认可,Andrej Karpathy和Wojciech Zaremba(OpenAI联合创始人)相继加入。

3个月的时间,OpenAI的创始团队已初具规模。

一次团建,拉进了这个团队的距离。

“我和Sam认为正式的加入流程还是要有的,决定一边团建一边发offer。”

图源: Greg Brockman的博客 第一次团建时的照片

漫步在山间之时,大家畅谈着未来的愿景。由计算机科学家Andrej Karpathyndrej提出的“宇宙”平台雏形——Universe,也在这次团建中诞生。

Altman和Brockman决定给大家3个月的时间思考最终的决定。

决定之日渐渐临近。“公司真的要正式启动了,我又找大家聊了聊,除了一位决定放弃人工智能的工程师拒绝加入,每个候选人都接受了。”

OpenAI正式启动了。


OpenAI正式启动

万物开头都不容易,要让一家初创公司迈入正轨就更不容易了。

在计算机科学家Fred Brooks的书《人月神话》(Mythical Man Month)中讲述了在“登月”项目中,总工程师常被运营任务分散注意力,要搞定卡车或电话等等杂事。

“这一故事给我留下了印象深刻,我认为它同样适用于AI项目,Ilya应该好好做研究,我决定分担他身上所有杂事。”

余下的时间,称自己为“AI门外汉”的Brockman开始继续阅读深度学习相关的书籍。

随着AI研究的深入,如何提高模型的稳定性和准确性成了关键。

OpenAI科学家Zaremba提出了一个建议,即构建一个库,也就是现在用于开发和比较强化学习的算法工具包OpenAI Gym,来帮解决机器学习中的问题。

一时之间,软件开发成了研究进展中的难题,Brockman与Sutskever互换了角色,开始专注于研究,不再管杂事。

“我是救火的人,是来帮助团队解决问题的,团队提出任何需求来更好地完成工作我都会去做。”

但分歧随之而来,软件工程师可能并非AI领域的专家,如何促进软件工程师和研究员之间的之间的协作成了当务之急。

“一些工程师低估了研究员的贡献,而研究员则认为工程师只是技术人员而非科学家,这是他们在大型公司实验室中的习惯性思维。”

Dota 2项目的成功打破了僵局,也让Brockman真正成为了GPT模型开发的关键人物。

2017年的Dota2 国际邀请赛TI7上,OpenAI推出的人工智能横空出世,第一场比赛开始约十分钟便打败了Danylo "Dendi" Ishutin,后者为顶级玩家,职业生涯中已经赢得73万美元奖金。

在第二场比赛中Dendi选择放弃,并拒绝参加第三场比赛。

OpenAI一战成名,成了世界瞩目的焦点,而不久后谷歌Transformer的发布,也成了GPT诞生的契机。


GPT的诞生

2017年底,谷歌发布了Transformer,Sutskever立即发现这正是OpenAI一直在期待的模型。

“尽管当时Transformer还并不完善,但我们以此为基础相继研发了GPT模型,基于事实进行训练和强化学习,让人类引导模型找到正确的答案。”

在OpenAI工作的最初三年里,Brockman一直梦想着成为一名机器学习专家,但并未取得太大进展,便利用假期时间一头扎进了机器学习中,重新以初学者的姿态投入AI学习中。

为了不断优化OpenAI系统的速度和成本,Brockman“痴迷于每一个可能的进步”。

“看看现在的AI研究所,你就知道要让技术变成可落地的产品多么困难。而Greg是那个真正能使技术变成现实的人。” 这是Altman对Brockman的评价。

“像Brockman这样的可以将编程、产品决策和团队管理相结合人在科技领域中很罕见,而在谷歌没有这样的人。”曾在谷歌和OpenAI工作的人工智能科学家Aravind Srinivas这样评价道。

对于OpenAI来说,Brockman的存在是秘密武器。

左起:CEO Sam Altman;CTO Mira Murati;董事长 Greg Brockman;和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2019年,OpenAI推出的大型语言模型GPT-2,并爆发出惊人的语言天赋,令世界瞩目。

“GPT-2的问世显然令人眼前一亮,通过函数曲线就知道模型越大,我们的目标是打破现有范式,不断改进模型,直到曲线趋于稳定。”

OpenAI将“人工智能对人类是安全的”这一条作为核心,花了两年的时间来研究,如何让最先进的机器学习系统不会失控。

而Transformer的出现,或许也成为了马斯克离开的导火索。

2018年初,马斯克在OpenAI的办公室召开了一次会议,告诉OpenAI创始人Altman,这家公司发展速度过慢,已经严重落后于谷歌。

马斯克想要将OpenAI并入特斯拉,亲自运行。但Altman和Brockman创始人拒绝了马斯克的提议。

OpenAI的员工认为,这样会助长一场AI军备竞赛,而他们希望以安全为第一原则,而非速度。

很快,马斯克决定退出公司,并取消原定的捐赠计划。这场冲突也导致了马斯克和阿尔特曼之间的公开决裂。

同时也这使得非营利的OpenAI无法支付在超级计算机上训练人工智能模型的天文数字费用。

Brockman回忆道,投资者对于将数百万美元投到一个不会获得财务回报的非营利研究机构这件事犹豫不决,“我们需要改变实体性质。”

2019年3月11日,OpenAI宣布将创建一个盈利实体,以便筹集足够的资金来支付追求最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模型所需的计算能力。

其当时写道:“我们希望增强筹集资金的能力,同时仍然坚守我们的使命;我们不知道有什么现有的法律结构可以实现这种平衡。”

而这也在OpenAI内部引起了分歧。

有人认为OpenAI正在放弃其最初的理想。最后,多数人同意了这一改转变,他们意识到Altman和Brockman等管理层想让公司取得平衡,让OpenAI更有可能追求其AGI的目标。

2022年11月底,ChatGPT一经推出迅速走红,5天迎来百万注册用户,并在两个月内获得了一亿用户,成为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互联网产品。巨大的成功让Brockman措手不及。

“ChatGPT、GPT-3、DALL·E 2这些模型看似一夜成名,但其实构建这些模型耗费了整整五年时间,饱含多年的心血。”

而离ChatGPT发布仅仅四个多月,OpenAI又扔下了一颗核弹——GPT-4发布了。

GPT-4除了精通语言,还能无需特别提示解决数学、编程、视觉、医学、法律、心理和更多领域的新任务和难任务。

有科学家评论称,“GPT-4被视作AGI(通用人工智能)的早期版本”。

Brockman领导下的OpenAI为世界和人工智能领域带来的变革还在继续上演。


尾声

AI的变革速度之快让记录变革的单位变成了天,人类和飞速发展的AI该如何相处?

对Brockman来说,现在最让他彻夜难眠的事便是,因为AI的存在人类可能逐步放弃了思考。

“但我发现,人们逐渐不再喜欢阅读和思考,所以我们要确保如何使AI使人类的智力进一步增长而非削弱。”

在Brockman看来,人类真正需要的是能排忧解难的“导师”,而不是全身心依赖的AI。

"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得更远。"


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不代表平台观点,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请独立判断和决策。

觉得好看,请点“在看”

Python社区是高质量的Python/Django开发社区
本文地址:http://www.python88.com/topic/153540
 
123 次点击